您的位置:主頁 > 美食 > 正文

南陽人的口味跟他們的人一樣厚道:得四方精髓,具中和之美

內容導讀: 故鄉滋味,總是在外游子最初的鄉情。在外兜轉十多年,想念街頭巷尾的鹵味兒、水煎包,也想念父親糖醋魚的味道。如果是你,走在他鄉,最先勾起你思鄉之情的會是家鄉的什么美食呢? 常鞏 | 文 豫記微信號:hnyuji 兜兜轉轉十來年 方才知曉什么是故鄉 ...

    故鄉滋味,總是在外游子最初的鄉情。在外兜轉十多年,想念街頭巷尾的鹵味兒、水煎包,也想念父親糖醋魚的味道。如果是你,走在他鄉,最先勾起你思鄉之情的會是家鄉的什么美食呢?

南陽人的口味跟他們的人一樣厚道:得四方精髓,具中和之美

常鞏 | 文

豫記微信號:hnyuji

兜兜轉轉十來年

方才知曉什么是故鄉

我的老家在南陽市唐河縣蒼臺鄉,位于豫鄂兩省交界處,南與湖北棗陽相接壤,素有“兩省四縣交界處”之說。一條唐河自境內奔流而過,河風與清水養育一方風土人情。打量其歷史悠久、風景秀麗及民風淳樸處,稱作中州大地上一顆明珠當不為過。

仔細數算一下,我離開家鄉在外游蕩的日子已有十二個年頭。因求學的緣故,十二歲那年,我就背挎行囊告別我那小小鄉鎮,以一個毛頭小子身份,去往二百里之外探索未知的廣闊世界。

父母親想讓我抓住一個能夠接受良好教育的機會,但以當時的眼光看來,敢于放任自家小孩子獨身一人舟車輾轉外地,無異于一種極大的冒險行為。

最初幾次,由父親護送我乘客車或大巴前往南陽城,待行程熟絡,再交予我自行安排。約半年后,直達南陽的線路適時貫通,一切才方便起來。計初中兩年、高中三載,我在南陽這座擁有歷史與現代氣息的小城度過了近五年光陰。

此后幾年,每逢春秋之初,我多從南陽啟程,搭乘綠皮火車,眺望一路平原與丘陵風光,途經平頂山、許昌或洛陽,到達鄭州。二零一五年六月,我方正式完成本科學業,從母校華北水利水電大學畢業。

十年間求學生涯,我始終兜兜轉轉未曾離開過家鄉的懷抱,直到二零一五年秋天,我遠赴湖南踐行一份體驗研究生生活的美好幻想,才漸漸明白故鄉在我心目中占據了一個如何重要位置。

不同于南方的一日三餐都是米

在家鄉的大街小巷吃個心情舒暢

南方盛產稻米,大米則為飯桌上一日三餐的主食。長沙地區多雨季,春秋季節若雨必連綿多日,可達數月之久。且平日里天氣變化極迅速突然,驟雨往往一洗晴空撲面而來,北方人初來此地雖必產生詫異,卻不得不隨身攜了雨具以備不時之需。

暑假七八月份時候,蟬聲雜然,望著空無一人白光回蕩的湖面,我方才意識到,離鄉幾個月,我開始想家了。曾經極尋常普通的家常飯肴,竟擾亂我全部心緒。

可能一個游子想家,最先都是從家鄉的飯菜開始吧。因地理、文化等諸多因素使然,家鄉口味可謂得酸甜咸辣四方精髓,具備一種中和之美。

喝粥,有白米粥、綠豆湯、小米稀飯、玉米糝;吃面,可吃花卷、餃子、煎餅、撈面、燜面、和湯面;喝湯,常喝牛雜湯、雞蛋茶、肉片肚絲湯;吃菜,燒茄子、糖醋魚、長豆角、土豆蘿卜絲、拍黃瓜等等,一應俱全。饅頭就菜,渴了喝稀飯,舒坦極了!

肯將年少和兒時對食物的記憶在孤獨落寞時梳理一番,我方意識到,簡簡單單的故鄉菜肴是如何在生命中喂養我體魄,滋育我靈魂。

記得小時候,家中床頭立放了一張深紫色木質桌柜,桌上堆放日用雜物,里面總能發現各樣好吃的零食日味,那是父親外出歸家因心頭惦記我這個小孩子特意帶回的。五歲后稍大一點,每逢周末,父親就帶我到蒼臺街趕集。街市上人聲鼎沸,熱鬧繁華,駐扎了菜市場、餐館、理發店、雜貨鋪、代銷點以及水果、吃食等眾多攤位。

地界一中心區域稱作“大院”,院中矗立了一棟叫八角樓的標志性建筑,古雅莊重,八個屋檐角各墜了鈴鐺,起風時便在陽光下飄蕩搖晃。八角樓旁搭有一亭棚,賣牛肉牛雜湯,一口大鍋長年冒著熱氣,湯鮮肉香,若加油條同嚼,真是人間至味。另有一家經營涼皮的攤位,涼皮兩張,加調料,與豆芽、面筋同炒,實在好吃,每次去吃,我都和老板說“多加面筋”!

在街上買完家中所需添置的貨物后,父親經常領我到一家叫“侯更聚鹵肉館”的地方吃飯。準確來說,這家店既是茶館,也是飯鋪。進門右手邊桌上和柜臺里多擺放了鹵制好的豆腐皮、牛肉、豬蹄、豬耳、豬頭肉等各類熟食,色澤香氣皆誘人無比,顧客前來,論斤稱;靠墻一側,常有一堆人圍著幾張茶桌,尚未到飯點,就喝茶、打牌與談天。

在此匯聚打點時間的,不乏鄉關與村落間跑四方的風流人物,他們幽默、機智、精明卻不失一種樸實的責任感與上進心。和父親一起,從他們吃飯、聊天、讓煙、喝酒等諸多情形中,我真真切切見識到了一種不可琢磨的學問。

店門外北側有家賣韭菜粉條雞蛋餡水煎包的。包子用熱油慢烹,煎炸至金黃,一元錢足能買十二個!路對面一位老太太主營糯米團和白糖粽子,吃上幾個,心情舒暢。

父親才是家里的大廚

糖醋魚、攤煎餅都是父親的拿手菜

自上世紀八十年代,父親以十六歲的年紀進大隊當通訊員開始,近四十年生活的磨練造就了他一身本領。在我一直的印象中,父親真算得上一位令人敬佩的全才,無論修理、花草、娛樂、烹飪等等,皆十分在行。特別是煮菜做飯,隨手一抹就可使咸甜相宜。

母親想讓父親做飯時,就會笑著說:“你爸是大廚,讓他做,他做的好吃”,當然對于這個理由,父親全然接受,且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一展身手的機會。

糖醋魚是父親的代表作。每次我和姐姐寒暑假回家,父親必做這道菜。上街挑選新鮮大活魚帶回,擇洗干凈,切大塊,上裹面漿,入鍋煎炸,酥黃即成。醬湯則混合番茄醬、陳醋和白糖一同熬制,酸甜爽口。紅潤的醬汁小心翼翼澆于魚塊之上,下置白盤,色調和諧,甚美!

但自四年前姐姐出嫁后,平日里便只剩我一人能享受到父親手藝了。幸而姐姐每年省親都能在家住上一段,還有我那小外甥,等他長大一點的時候,就可以和我們一起吃他外公做的糖醋魚了,真期待這樣的日子。

攤煎餅也是父親拿手菜。將面粉、清水與蛋清一同攪拌,鍋灶啟火,待油熱后,取面糊適量,以鍋底為圓心涂抹均勻,不出三分鐘,一張金黃可口的煎餅即可出爐。

流程雖簡,煎餅兩面卻需不時翻動,十分考驗廚功——太早,容易破碎,難以成形;稍久,則太老,極易糊鍋。而父親攤的煎餅,香軟焦脆,火候掌握堪稱精準,三張下肚,香溢滿口,不知今夕何夕。

每次從外地回來,父親問我想吃啥,我總說煎餅,得信兒的父親便立馬挽起袖子去廚房忙活。當再次將父親攤的煎餅咬下第一口時,我恍然知曉幸福與感動的真正含義。那味道我太熟悉了。

年關將近時節,父親會挑選一兩個集日購置對聯、炮仗、蔬果、點心、肉類等年貨,以迎接春節來臨。臘月二十七八晚上,為鹵肉和炸菜父母常常在廚房忙碌到深夜。

鹵肉是一門技術活,上大鍋添水,放入一布包香料,與豬牛羊好肉及排骨同浸,燉約兩個鐘頭,爛透入味;炸菜,炸蓮菜、魚塊、油條、酥肉丸子,很早以前,家家還要炸麻葉、撒子。成菜出鍋,我總能作為第一個顧客前來品嘗。

父親問我:“咋樣?”

“還能咋樣,真不賴。”

這些成菜若與大白菜同炒,油而不膩,實屬天下一絕,是招待親朋好友的絕佳美味。

(圖片來源于網絡)

作者簡介

常鞏,男,河南省南陽市唐河縣人,畢業于華北水利水電大學,于南陽、鄭州、長沙游學多年。

編輯:

本文標簽: 南陽人的口味
相關閱讀
体彩湖北11选5玩法 广西快三淘宝 浙江11选5 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808彩票网 福建31选7开奖查询 四肖期期准免费资料 在线股票配资专业平台 安徽快3官网 恒牛所 山西快乐十分大数据